13.09.2017

暗香疏影访文都

作者::
洋光摄客

13.09.2017

暗香疏影访文都

我们定居在广州,妻子是安徽桐城人。随着岳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,从2008年开始,这几年我们都回桐城过春节。桐城的气候与广州截然不同,春节的时候天气很冷,有时还会下雪;在这个时候,街道上除了光秃秃的泡桐树就是在料峭春风里瑟缩的小樟树枝丫……而唯一惊喜是那暗香君子—–梅花,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气候和温度下,它总能在我们回家的时候绽放。

桐城虽然不大,但胜在历史悠久、文风昌盛。素有“天下文章出桐城”一说,桐城自古就有“文都”这一美誉,而作为桐城文化的象征——桐城文庙,则是桐城市民春节必到的地方。在文庙里,有几株腊梅伫立在大殿旁,它们为文庙增添了几许芬芳。

我初识腊梅是在2010年2月11日,那天傍晚时回到桐城,天正下着小雪,而邻居家的腊梅开得正欢,雪花落在腊梅的枝丫上,它的阵阵幽香在清冽的寒风中飘荡着,那是我第一次留意到桐城的腊梅……

吃完晚饭,喝茶消食时,瞥见邻家院落里洁白的雪花轻压在腊梅花的枝丫上,夜幕下,我发现它的香气在更是馥郁。

而后我又发现,桐城人竟是如此的喜爱腊梅……老城里,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在空地上种上两三株腊梅。走在一条条古朴的老街上,随处都可见到伸出墙外的腊梅花,随处都可以闻到那沁人心扉的清幽暗香。

梅花,不畏严寒,独步早春。它赶在东风之前,向人们传递着春的消息,因此被誉为“东风第一枝”。自古以来,腊梅饱受文人墨客的赞誉,它的香气淡雅清幽,含蓄内敛,把它栽种在文庙这个神圣地方,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。

今年节气来得早,在桐城的这几天里,我发现气温比往年要更高一些。知道我喜欢摄影,读高二的小侄女特意带我到东作门,告诉我那里有惊喜。于是在那里,我又见识到了它的另一种风骨—–红梅。

我很少为了拍花而拍花,因为那样无法找到它们的神韵,骨子也会缺少一种情怀,担心我的镜头无法呈现出它们的优雅风姿。

红梅颜色娇嫩、花瓣重迭,有着淡淡的馨香。这个时节正是它绽放的时候,远远望去,像是一片粉红色的花海,映衬在斑驳暗哑的旧城楼下显得格外的明艳诱人。

为了拍得尽兴,第二天和老朋友相约在桐城中学,中学的校园很大,加上不熟悉环境,只能靠若隐若现的暗香去探寻它的踪迹,终于,在校园深处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株倚墙独立的绿梅,那如玉石般晶莹透亮的花朵挂满了枝头,在微风中摇曳着,每个角度都是一道绝美的风景。

它似乎从不在意是否阳光明媚,反正时间一到,它总能绽放。

那晶莹透亮的花瓣,暗香远溢;于无声处,悄然独立……

朵朵绽放的梅花是枯干虬枝里的春天,暗香疏影里的文都,2018年,我们再续……

洋光摄客

郑恒鹏

 

自由撰稿人,新华社签约摄影师,CFP(视觉中国)签约摄影师,骆驼签约骆行者,携程旅行专家

Top
我们的品牌